深圳市时代联成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粤ICP备19110971号


 
   
温亮富专栏
舞蹈快讯
焦点追踪
书中自有黄金屋
 
  首页 >> 流行情报 >> 温亮富专栏 >> 详细信息
要成功就要朋友,要巨大成功就需要敌人
发布日期:30/12/2010 | 浏览次数:76
 

要成功就要朋友,要巨大成功就需要敌人



----------记叱诧风云的国际标准舞巨匠约翰·伍德-------


                             (作者:温亮富)


 


 




约翰。伍德(John Wood),一位曾获世界职业标准舞冠军的传奇人物,有着巨蟹座的魅力特征:忠实、幽默、情绪化、多思善感、精辟的洞测力等,一位以“狐步舞”令世界为之倾倒的国标舞艺术家,今年约50岁,出生在英国靠近曼彻斯特城的南部名叫斯多克--安--特连特(Stoke-on-trent)的小镇。现居住在英国伦敦南郊的别墅大宅,现任妻子是来自立陶宛的美女斯莉古娜(Snieguola),有一位可爱的小女孩,今年10岁了。经常飞往世界各地教学和做裁判。


最早发现约翰。伍德(John Wood)约在1986年的世界性比赛资料里,他当时的那种“慢吞吞”、“闲庭信步”跳法在充斥古典气氛的国标舞世界里象怪物式引起爆炸性的议论,也一下子吸引众人眼光,那位漂亮的舞伴叫安妮。刘易斯(Anne Lewis)。 约翰。伍德在八十年代末,开创了标准舞以大移动、大形态、大架型的动感新时代,为经典的国标舞发展注入了令人精神振奋的活力,他原搭档安妮。刘易斯原有的拉丁舞技巧也同时使他们的标准舞充满令人遐想的灵动,有人说他们世界顶级的狐步舞有点象富贵名车劳斯莱斯那样:圆滑而没有丝毫噪音的完美操控;也有人说他们无敌天下的探戈舞有点象经典奔驰跑车那样:疯狂起来不轻佻;也有人说他们充满智慧的快步舞有点象时尚跑车林宝坚尼那样:快捷、灵巧、充满贵气;也有人说他们笑傲江湖的华尔兹舞有点象优雅名车捷豹那样:能快能慢、圆润中隐藏惊涛骇浪。。。。。。如此璀璨的昔日巨星,以仍然一身壮实但柔美的身躯告诉世人:什么才是标准舞的艺术巨匠?


尚舞:John, 入乡随俗,直接开场吧!你什么时候跳职业的?当时的舞伴是谁?(50岁的约翰对中国一些体育舞蹈爱好者来讲有点象古董,那就直接从他的职业生涯开始访问,世界变得真快!)


约翰:1984年我拿了黑池业余组标准舞冠军后,就在第二年正式转职业;当时那位舞伴是来自南非的女孩贺特。斯图特 (Heather Stuart),唉,别提了!(故作忧伤!)


尚舞:(怎么,“古董”也来真感情?)怎么啦?是她把你甩了?


约翰:那位女孩可凶了,整天跟我吵架和摔东西。。。。。。嗨,受不了!我就“抛弃她”了(一脸大小孩般的得意。)


尚舞:后来你是怎么找到那么漂亮的舞伴呢?


约翰:刚拆伴时,我和哈苏儿(Hazel Fletcher前世界职业拉丁舞冠军)聊电话时,她说刚好有一位女学生也正好分伴,不妨试试,这样就和安妮(Anne Lewis)搭上伴。(满脸春风)


尚舞:你们当时的比赛情况如何?


约翰:刚到职业组,才进半决赛;但第二年(1986年)就不一样,一下子进了黑池职业标准舞的前六名。我告诉你(故作神秘),决赛时有5位裁判打我们的狐步第一名(一脸骄傲)。


尚舞:谁那么傻,给你狐步舞第一?(故意气他)肯定刚和你喝过酒吧?


约翰:哈哈。。。你不知道吧,那5个裁判就是。。。Sonny Binick, Bob Burgers, Benny Tomire, Richard Gleave(理查德), Michael Barr(迈克尔。巴尔),这些人够厉害吧?!


尚舞:哇塞!(伸了一下舌头,知道这些是有来头的职业世界冠军或顶级教练如Benny)真的,蛮有分量的!那么你的虚荣心也膨胀了?(哈哈!)


约翰:是的,原来只想玩的心态现在变得的野心大起来了。(但面露认真的神情)我开始看到冠军向我们微笑。


在1989年五月底的著名黑池舞蹈节,最后那天(星期五)的职业标准舞决赛引发世界舞坛爆炸性的震动,就是这位拥有金黄色头发、一脸雅气的英格兰小子以超越经典的勇气和态度,用凌厉的身体技巧与著名的三届黑池职业冠军Stephen/Lindsey (史蒂芬/林德茜,现任世界冠军、意大利Mirko/Alessia米阿克/阿莱西亚和英国Christopher Hawkins克里斯托弗的老师) 展开黑池有史以来最激烈的高手过招,当时的传统技法、古典(Classic)风格在黑池已统治几十年了,舞坛沉闷了、观众也感觉沉闷了。


当约翰。伍德(John Wood)与美丽的舞伴安妮·刘易斯在裁判长贝尔·艾尔文爵士(Bill Irvine MBE, 前世界标准舞和拉丁舞冠军,被誉为黑池的舞林盟主)宣布冠军而步入舞池那一刹那,全场观众起立欢呼,有人抛帽子、有人抛册子......终于打破一对选手霸占冠军位子好几年的沉闷现象,也终于看到与众不同的清新和精彩。英国古典派的旗手史蒂芬/林德茜竭尽全力,终有舞坛彼得大帝(Peter Eggleton)的顶尖技术扶持也败下阵来......


黑池舞蹈节的标准舞和拉丁舞比赛可称之为世界巅峰之战,职业组的总决赛是计算单项比赛成绩,没到最后一个舞可能还不知道鹿死谁手,如此激烈、如此悬念,真叫人象坐过山车般产生阵阵的尖叫和呼叫。




尚舞:1989年的黑池应该是你的黑池,对不对?(给他适当的鼓励,他就会更多讲些有趣的事)你是怎样赢取这个锦标的?


约翰:是的,那次比赛,整个女皇舞厅里面的人都沸腾了。当时第一个华尔兹舞宣布我们第一时,我就预感今晚有戏了。(陶醉在当年的灿烂)


尚舞:如何有戏?(催着他,他总爱卖关子)


约翰:我当时想,“狐步舞”肯定是我囊中之物,探戈舞更是全新的动作编排,不止好看更有不一样的演示,还有快步舞......谁知道狐步舞却输给斯蒂芬他们,当宣布我们的探戈舞得第一时,我想:行了,这晚是我的啦!(看他自信的样!真羡慕)果真快步舞赢了,我们俩已经提前感受女皇大舞厅的欢呼热量!(自言自语:噢,上帝!-----双手捂着头,象重放当年的影片似----挺会来事!)


尚舞:(看到约翰的真情、没虚伪的表白,感受到巨蟹座的人士情绪化的神秘魅力。看他现在表达的样子,如果再问他“当时感受”之类的话,那就变废话了,决定问他另一问题)那你觉得自己哪个舞最棒?别人对你的评价如何?


约翰:没怎么理会别人的评论,自己感觉“狐步舞”最棒,我们也是先靠“狐步舞”跳出名堂,但是有些教练总说我们的狐步舞不对拍,特别我的另一个教练安东尼。赫利 (Anthony Hurley, 前世界职业标准舞冠军)总说我狐步节奏有问题,到去年黑池讲习会我跳狐步示范时,他还说我到现在还没不对,但当年他对我的打分还会打“第一”的(哈哈哈!自己先笑起来)那次黑池拿冠军却输了“狐步舞”,可能刚好“拍子”对了反而输掉。(幽默的魅力层出不穷)


尚舞:但你紧接着的十月份伦敦阿尔伯特剧院的INTERNATIONAL世界公开赛你又输给斯蒂芬和林德茜,为什么?(泼点冷水)


约翰:噢,天啊!半决赛前我们不同一个组,我看到他们那场跳的确实太好了(还真诚实的巨蟹座)。但过了一个月,在11月的黑池举行的“世界锦标赛”我又赢回来了,但是“狐步舞”又输了,可能 “拍子”又对了反而输掉这一只舞。(又回复孩子般的童真)


尚舞:你当时的主教练是谁?影响你最大的是什么?


约翰:那时候的主教练是索利。比尼克(Sonny Binick),不过说你也不知道吧?哈哈!(又和我来玩了)


尚舞:(忍着笑)那肯定的,你比我老那么多,我怎么知道你的那些陈年旧事。但我知道索利。比尼克是53-55年、和57-58年的黑池职业标准舞冠军,对不对?(蛮得意)可我那时候还没到这世界来,哈哈!(突出一下他的“古董”)


约翰:嘿,确实够老的,但索利对我来言就像“爸爸”那样关怀着我,但这位Magic Teacher(“神奇老师”的意思)每次上课总说我错,从业余组到职业组共换了约6个舞伴,也慢慢地形成对舞蹈的执着和高质量的要求。


尚舞:我知道,你曾经给我们上“狐步舞”的羽步,上了两节课(共1.5小时),就“肩膀倾斜至胯部倾斜”就花了我们一百镑,就1500元人民币啊,你真会教课!哈哈哈!(发泄一下)


约翰:那不是吗?你们的“狐步舞”不就跳得象我吗?(还强迫承认)


尚舞:(瞪大眼睛,张开嘴巴......?)(你可不是我的偶像----虽然我超级喜欢你的舞!)


 


  有一位也是我超级喜欢的国标舞巨匠,那就是闻名天下的“快步”舞王马科斯·希尔顿(Marcus Hilton),跟约翰相类似的是同样是“口无遮拦”、同样的“个性张扬”,所不同的是马科斯更具有主动的“侵略性”,正如一代“快步舞王”,马科斯以一切的可能,用最快、最美妙的动作展示标准舞波澜壮阔的璀璨美感。约翰与马科斯的舞林争霸也影响着世界舞坛,以致引起标准舞技术和技巧颠覆性的革命,马科斯华尔兹的炫丽、约翰狐步的圆滑、马科斯快步的轻巧、约翰探戈的强悍......他们两人的胜负在黑池的战场交替着,世界舞坛的技术革新在迅速蔓延着;名叫安德鲁。辛肯森 (Andrew Sinkinson)和罗琳。巴莉(Loraine Barry)这一对实力超群的英国舞坛新星也以高姿态加入竞争行列,使世界舞坛进入英式技术全鼎盛的时期,英国人更成为不可动摇的世界霸主地位。


      约翰在此标准舞革命潮流中担当着重要和主要角色,以创新的理念、正确的基础教育,超常的身体素质,通过充满智慧而又美丽如花的女舞伴,用传统技术结合现代的力学原理向世界展示标准舞不一样的时尚魅力与动感。


    
尚舞:你在1990年1月的UK大赛夺得冠军后,另一对出现的超级巨星马科斯却在5月的90年度黑池大赛把你轰下台,夺走你的桂冠,为什么?你的黑池冠军位子还没坐暖活的呀?


约翰:这不,走出个“安德鲁”来搅局,你说烦不烦?“安德鲁”这小子是我的小兄弟,经常一起去打桌球、喝酒。谁知道这小子的狐步舞居然跳的那么好,1990年的黑池那场大决战,“安德鲁”开始时的套路编排象我们差不多:狐步舞全部用基本步型,但“三直步”后还是接“羽步”,然后足足8小节的后退“波浪步”。。。。。。真的很棒!最后他们的狐步舞干掉我们所有人拿第一,够厉害!我只得第二,就这样,我的探戈第一、华尔兹第二、狐步第二、快步第二,而马科斯的华尔兹第一、探戈第二、狐步第三、快步第一,那么我们与马科斯的总得分都是7分,按计分规则我们总分只得“亚军”。那场“世界大战”真的是很激烈!


尚舞:你那么厉害,那后来你又怎么把黑池赢回来的呢?(鼓励鼓励他,他就多话讲)


约翰:第二年(即1991年),“安德鲁”这小兄弟把狐步舞的冠军让出来给我,但压住马科斯,那我们又赢回冠军了。就是这“安德鲁”小子来搅局或者来帮忙,哈哈,有趣!(尽显童真)


尚舞:听说马科斯的夫人凯伦有次在荷兰的世锦赛与你有很大的冲突,是吗?


约翰:哈哈,没有在荷兰,是在丹麦的世锦赛,你的小道消息也挺多的。原来为了那场世锦赛,我和安妮准备了很充分。。。。。。


尚舞:(打断他的话)对不起,你当时肯定拿冠军了?


约翰:唉,就是没拿才郁闷,当时的冠军给马科斯/凯伦他们拿了,当时领奖时,凯伦过来和我握手,凯伦她还要我吻她的脸(西方礼仪),我整个人还没有缓过神来,心里还想着:我这“吻”应该是给冠军的,但我心中的冠军不是他们呢?所以就没和凯伦“吻脸”,矛盾就这样发生了,哈哈!(一面无所谓的感觉)


尚舞:怎么评价你的前妻和前舞伴安妮?


她嫁给你的老师理查德(RICHARD GLEAVE,去年黑池大赛主持),你的感受如何?


约翰:评价哪方面?(眼睛眨了眨,故意。。。。。。)


      很久的事了,我和斯妮古娜(SNIEGUOLA现任妻子)的女儿差不多十岁了,十多年的事也蛮难记得的。(开始耍大极)


尚舞:好吧,你认为她的舞蹈如何?听说她以前是芭蕾演员?(放他一马)


约翰:没有,她以前是跳拉丁舞的,还进到黑池业余拉丁舞前6名哩。


尚舞:拉丁舞选手,为何能和你合上拍的?(套更多的话)


约翰:就因为她跳拉丁的,音乐感特别好,身体柔韧度也超强,做动作的形状特别大、特别开,以至有人说我:没有安妮,哪有约翰?(一脸认真)


尚舞:哈哈,说实话了吧?!(取笑他)


约翰:(马上来劲)没有约翰的“身体”怎么有她的“头”呢?哈哈!


尚舞:哇噻,这么自大!(又将他一军)


约翰:安妮和凯伦(马科斯的舞伴兼夫人)都是跳拉丁的,我们才从1989年左右开始玩转这个“古典”世界。是不是现在的标准舞更好看点,这两位女士的功劳不少的!(很诚肯的样子)


尚舞:那为什么安妮和你离婚跟你的老师结婚呢?


约翰:她?很凶的,受不了,总是很唠叨。有次上完安东妮的课,她说跟我跳舞象坐着我的“姓氏”一样硬(注:约翰的姓叫WOOD,中文意思:“木头”)和安东尼跳就象坐着“软枕”那样舒服,你看,多难受。(一脸委屈)


尚舞:现在解放了?


约翰:早解放,我这个漂亮的斯妮古娜又能跳又能看,还有,她还刚获得英国“伦敦城市大学“舞蹈科学”专业的硕士头衔。




在1995年退出竞赛场的约翰,找到了如此美丽如花的立陶宛女孩斯妮古娜,她也曾是驰骋赛场的业余标准舞高手,虽然育有一位可爱的10岁女儿,但俩人仍然坚持练舞,去年以前还在北京、深圳、香港作精彩的标准舞表演,当时的狐步舞表演还是那样模糊节拍、闲庭信步,还是那样世界顶级水准的演绎。现在的约翰只侧重教学和做裁判,对中国的情结一天比一天浓,这里有着他们喜欢的朋友、他们热爱的学生,他们钟情的四川风味美食……


尚舞:你们是第几次来中国?


约翰:不太记得了,每年约2次以上,4年多了差不多14次吧?


尚舞:对中国的印象如何?


约翰:噢,简直用吃惊来形容!(他用了“AMASING,中文意思“不可思议”)


尚舞:怎么啦?


约翰:什么都蒸蒸日上,经济向上、精神面貌向上……整个“指数”是向上的欣欣向荣。


尚舞:近年来中国选手进步那么大,但有哪方面问题首先要注意解决呢?


约翰:(想了一阵子)男孩子上课的时候太闹了,老是说女伴不对!


尚舞:那你认为对跳好国标舞、体育舞蹈而言什么是最重要:是速度?还是力量?还是基本功?


约翰:(想也没想)单讲速度和力量,或者单强调基本功,都不可能成为一个优秀的舞蹈者。英国舞坛有句老话:没有技术赢不了冠军,仅仅技术也赢不了冠军。舞蹈需要综合的内容,像表达方式、情感的释放、力学原理的运用、外表的包装、风格是否鲜明等等,太有学问了。


尚舞:你最欣赏的舞蹈家是谁?为什么?


约翰:(思考了大约一分钟)说真的,“最”字是没有的!但是我非常欣赏有以下几个:


①     贝尔·艾尔文BILL IRVINE MBE(前黑池大赛主持、裁判长):舞蹈外型


②     安东尼ANTHONY HURLEY:舞蹈感觉;


③     理查德RICHARD GLEAVE:舞蹈智慧;


④     马科斯MARCUS HILTON MBE:舞蹈竞技;


⑤     米阿科MIRKO GOZZOLI:古典与时尚的结合;


⑥     威廉·皮诺WILLIAM PINO:最佳的舞蹈者。


(哗,好有个性的总结)


尚舞:谈到意大利的米阿科(MIRKO)谁将是他的挑战者?


约翰:米阿科确实特别,他很少使用我的方法,仍然那么厉害和出色,他来上我的课时,我叫他手部的力量别那么强,他很快就能改过来,适应能力很强。现在决赛圈的应该没有对手,但我和斯妮古娜在立陶宛的学生阿鲁纳斯(ARUNAS)和卡秋莎(KATHUSHA,美国冠军乔纳森的前舞伴)搭档,很有看头,说不定这是个对手!


尚舞:能给中国舞者一些忠告和祝愿吗?


约翰:(也想了一下)沟通!与舞伴沟通,与老师沟通。我教课时,实际看得出来,有些同学是不明白的,所以没做到,他们应该问老师,如果这种技巧方式不喜欢这不一定对他们的舞蹈不好,他们喜欢的技巧方式有可能只是别人成名的捷径,但却是他们的负累呢?还有,在比赛前,选手们要给自己“时间”(TIME),有“时间”,一切尽有“可能”!(一派哲学家的样子,超可爱!)


尚舞:约翰,非常感谢您接受我的采访,我们都大开眼界。欢迎您和斯妮古娜经常来中国。(很诚意地)


约翰:哈哈,你不邀请,我们会少来的,哈哈……(又开玩笑)


尚舞:我只是客串来帮忙让更多的读者通过这本那么时尚的杂志了解更多的体育舞蹈世界。我当然邀请你们常来中国!好啦,不说了,我知道你一说就没个完!哈哈!


     


    通过这次很有意义的采访,让我们和世界体育舞蹈巨星零距离接触,让我们看到巨星约翰真情可爱的一面,也让我们看到:什么才是巨星!


 
[  BACK  ]